中共当局继续对基督教和天主教进行打压(10图)

(参与网记者辛云2018年10月30日报道)参与网获悉,近期中共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对基督教、天主教的打压在继续,从10月24日到10月29日,江西、广东、贵州、山西、河南、福建、湖北、河北、浙江等地的基督教与天主教都遭到各种不同程度的打压。

2018年10月24日,江西修水县新湾乡麻田教会遭到当局打压,要求将中共的“五星红旗”进入教会。麻田教会发出紧急代祷:“今天(10月24日),就红旗进教堂的事情,江西省修水县新湾乡政府,陈书记带队,于下午13:30,到新湾麻田教堂,找教会负责人(梁振江)就此事进行友好协商。首先,陈书记说明来意,声称插国旗是中央政策,并且省宗教管理阶层随即抽出新湾乡是重点抽查对象,邀请教会配合插国旗,管理牌子上墙等,就此事教会作出了回应:1,质疑国旗是中央政治行为,并要求出示文件精神。2,中国国旗法并无教堂必须插国旗条例。3,根据宪法信仰自由,不能在敬拜神的地方加上信仰以外的图文广告,或与信仰无关的任何事物,以此维护教会的神圣。4,如果政府方面不顾及中国公民的信仰自由之权利和宗教情感,强制插旗或制度上墙,教会信徒因此离开教会,四散聚会,教会方不承但任何责任,一切后果由新湾乡陈书记承担。5,本负责人(梁振江)从此宣布退出三自组织退出负责人身份。最后邀请教会各界为此献上迫切代祷。”

同一天,广东湛江更新教会遭到取缔。2018年10月24日晚上八点左右,更新教会的教友们在教会查圣经学习真理,大约八点四十分左右,湛江市霞山区宗教界王局长和霞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李队长,带领街道办工作人员、派出所警察、辅警以及其他不明身份人员等十多人强性闯入教会,下令教友停止查经学习,坐在座位上不准走动,放下手机,不许拍照,不许录音。随后,王局长宣读霞山区宗教局行政处罚决定,对更新教会的聚会场所予以取缔,宣布即时期立刻解散,从即日起停止所有教会聚会活动,不给任何申诉的权利。阮大卫牧师要求查看行政处罚决定书和相关执法人员的身份证件,被完全拒绝。其间,有教友拍照,手机被警察强行扣押,并发生肢体冲突。这些人员还强制命令登记当晚聚会教友的名字和联系电话,并要求提供房东电话通知不能租房子给更新教会做礼拜堂,不允许教友们在一起敬拜上帝,停止一切宗教活动。

同一天,贵州安龙圣母山天主教堂遭强拆,山西太原七苦山圣母堂门口的圣像和十字架遭到强拆。

10月25日,近百名基督徒准备到美国参加培训却在机场遭拦阻。郭宝胜在推特上发出信息:“10月25日,全中国近百位参加美国某教会培训的基督徒均被拦阻在各机场,理由是出国后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一些基督徒被拦阻后义愤填膺,与机场警察发生冲突!理由是出国后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一些基督徒被拦阻后义愤填膺,与机场警察发生冲突!”

同日,河南洛阳涧西区珠江路锡安教会被当地街道办查封。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发出信息:“教会大门被贴上封条,教会财物被强行搬走,据了解,该教会属于基督徒聚会处背景,拥有一间教堂,但没有登记,目前该教堂面临强拆。”

同日,福建福州永福教会遭到骚扰。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发出信息:“2018年10月25日,福建福州永福教会的聚会再次遭到骚扰,一行自称‘执法’的人员在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文件的情况下,闯入教会,责令停止聚会,要求信众登记个人信息后才准离开,并威胁教友日后不得继续到此参加聚会。”

10月26日,武汉市江夏区民族宗教外事侨务局和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道办事处联合发出《关于责令停止宗教活动的通知》:“富丽园7楼 汤从发:经调查,你处未经宗教管理部门登记备案,私自进行宗教活动,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事务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之规定,责令你处即刻停止宗教活动,自行劝散或就近转移信教群众。如不停止宗教活动,我局将会同相关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事务条例》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四条之规定,对你处依法处理。”

同日,武汉市江夏区民族宗教外事侨务局和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道办事处还联合发出另一份《关于责令停止宗教活动的通知》:“江南名都 胡长菊:经调查,你处未经宗教管理部门登记备案,私自进行宗教活动,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事务条例》第四十条、第四十一条之规定,责令你处即刻停止宗教活动,自行劝散或就近转移信教群众。如不停止宗教活动,我局将会同相关部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事务条例》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一条、第七十四条之规定,对你处依法处理。”

10月27日,河北廊坊安次区码头镇惠家堡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

10月28日,浙江金华兰溪市王蒙恩家基督教聚会点被取缔。河南滑县秦长老教会的十字架被强拆,教会用品被搬走。广州淘金教会一个聚会点遭到警察及街道办人员登门骚扰,当局指信徒在家中非法聚会。

10月29日,河南驻马店上蔡县一教堂的钟楼被强拆!

此外,北京基督徒李潭芳因为在北京锡安教会聚会而遭到打压。李潭芳发出信息:“2011-2014,我和姐姐在北京朝阳堂(‘三自教会’)聚会,因为参与教会网络等的义工,于教会‘牧师’张军喜认识。2013年前后我姐就不再聚会,2015年我转到家庭教会,今年7月开始到北京锡安教会聚会。因去隆宝宸晨祷,9月13日早上我被带到大屯街道,被朝阳堂的张军喜和张忠云‘牧师’谈话。之后我跟张军喜打电话确认,他保证不会把事情告诉已经了解情况之外的人知道。上周因为用我爸手机有事,我就顺便看了家人为‘我最近的事情’的聊天记录,我姐在群里说朝阳堂张军喜找她了:说我已经被洗脑,被他教育了几个小时思想也扭转不了等。现在我姐和其他家人都认为我信的是邪教,我被教会利用、被洗脑,去为教会当炮灰,教会教导人的是六亲不认等。因三自‘牧师’的参与,现在我被家人控制得很严,家里争战很大。请代祷!”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谢燕益:709纪事与和平民主100问

湖北著名民主人士秦永敏“颠覆”罪案二审被湖北高院维持原判

丹增:林昭墓探访小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