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浪子、彭和平被取保候审 劳工维权人士孟晗被警带走(8图)


(参与网记者辛云2017922报道)参与获悉,因为编辑纪念刘晓波的诗集而被刑事拘留的广州诗人浪子(吴明良)和彭和平,在922被取保候审,这是他们在被关押37天之前被释放。而刚出狱没多久的广州劳工维权人士孟晗因在微博上发表《狱中札记》,被警察带走。

922晚上九点多,“自由刘晓波工作组”发布信息称:“因编辑纪念刘晓波 诗集被羁押30天的诗人浪子现正办理取保手续,即将获释。”



22日晚上24时左右,“自由刘晓波工作组”进一步发布信息称:“浪子和彭和平确认刚从看守所出来,浪子自己打车回家。”半个小时后,网友“南方老头”发布了浪子获释后的照片。

现年49岁的广州诗人浪子(原名:吴明良),因参与编辑纪念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诗集和文稿,于818,被广州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

而刚出狱没多久的广州劳工维权人士孟晗因在微博上发表《狱中札记》,被警察带走。著名劳工学者王江松在922日下午16左右发出信息说:“今天下午1446分许,金洲派出所8人进家里,把孟晗带走了。劳工维权活动家孟晗第二次获刑一年九个月,刚刚刑满释放。这次被抓,疑与他出狱后在微博上发表《狱中札记》有关,敬请国际国内各界人士关注。”









王江松透露:“孟晗出狱后,一边调养虚弱的身体,一边整理《狱中札记》,并在微博上发表,心平气和地讲述了自己从国有企业下岗工人成为劳工维权人士的心路历程。之后就反复收到警告和骚扰,之后,就被8个警察带走了。”

晚上23时半左右,孟晗被释放回家,但其衣服遭警察撕烂。王江松教授发出信息:“1130左右,孟晗已经回家了。上衣被撕坏了,裤子还好。”

孟晗,湖北人,早期曾先后任职湖北省宜昌长江航务管理局职工、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保安员,原广东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前员工。

2010年,在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当保安期间,组织过保安员向院方争取福利;2013年,在广州中医大医院护工和保安联合维权事件中充当过员工首席谈判代表;2013819,因与11名保安员参与维权行动而被广州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拘,并于20144月被以同罪名判刑数月;获释后,其继续投入劳工维权活动;2015123,再次被广州警方传唤、抄家,同年125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201618,被广州市番禺区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2016113,被广州市番禺区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19个月;于201792获刑满释放;出狱前撰写有《狱中札记》。

201792,孟晗出狱当天,王江松教授在推特上说:“今天是广州著名工人领袖孟晗出狱的日子,据悉他将被广州国保押送回原籍湖北。这是他为了争取劳工权利和社会公正、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第二次坐牢了,刑期一年九个月,第一次是2013年,刑期九个月。他被官方定性为‘累犯’,而我们视他为英雄豪杰。我们相信历史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

前富士康科技集团职员“行者祥子”在《明天孟晗出狱,为了公义的“囚犯”》中表示:“过去的四年间两次入狱,你整整在狱中待了两年半。第一次,你为了自己和工友同事的合法权益坚持抗争维权,罢工91天最终被逼无奈走上高层雨棚做最后的呐喊,被捕后拒绝承认维权有罪,最后入刑9个月;第二次,也就是“12.3”打压,你不甘底层工人受到无情的压迫剥削,出狱后全心投身为其它工友维权,甚至协助工友拿下数亿赔偿,却被当局报复再次入刑19个月。”

湖南衡阳籍公民伍干云,922在广东番禺东怡新区路口处遭遇车祸,因肇事者逃逸,交警却不给家属查看道路监控录像。

著名民主人士徐琳发出求助信息:“求助:在广州番禺打工的湖南衡阳籍公民伍干云,9.22在番禺东怡新区路口处发生交通事故。因肇事者逃逸,交警不给家属查看道路监控录像,现需律师和家属到交警队再次要求查看录像及进行有关交涉。有意者请与徐琳(13751710325)或家属陈小梅联系(13160821516)”

彭森林:“衡阳伍干云出车祸入院,交警拒绝查监控的问题,我和陈科云律师明天上午到伍干云住院部向其伍的夫人了解情况后再是否决定找交警大队查监控。”

对此,徐琳对番禺交警发出警告:“告诫番禺交警,希望你们依法办事,认真负责,秉公处理,尊重当事人应有的权利,以免给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大添麻烦。”

徐琳表示:“现在到处都是摄像头,即使事发地点没有,也可以根据附近的摄像头分析锁定肇事者。为什么交警不给查看监控录像?而且经常说查不到肇事者?因为秉公办理他们就无利可图,于是对受害者方隐瞒情况,说没办法破案,让受害者不再追究,然后警方找肇事者进行勒索。派出所对群众的报案经常不予立案也是这个原因。”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高智晟:预料中的表演开始了

视频:上海女孩向习近平画像泼墨后被失踪,网友呼吁关注

付振川: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对李发旺先生的一次特殊采访